当前位置: 031彩票 > 艺术 > 正文

如果这不算什么的话

  伊尔斯科赫战后与丈夫一起被捕受审,但明显受到某种程度的偏袒庇护(德国传统绅士精神?),尽管罪证确凿,但德国法庭没有像判处他丈夫那样判处她死刑。

  伊尔斯科赫在这里彻底显露出她凶残变态的本性,她喜欢骑着马,徜徉于集中营各处,看到任何她看不顺眼的囚犯,她就劈头盖脸一顿皮鞭。

  1936年伊尔斯科赫随丈夫进入被誉为德国三大集中营之一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丈夫为该集中营第一任指挥官)。伊尔斯科赫也顺理成章成为女主人。

  原创不易,请随手关注! 作者:毅品文团队凯风,无授权禁转! 二战期间,一些纳粹高官的夫人太太们,喜欢拥有一种非常具有诡异色彩的“艺术”品灯罩,透过它灯光变得像夕阳一般羲和淡

  某些人身上的兽性不得不隐藏起来的缘故,一些纳粹高官的夫人太太们,很多人根本不敢想象这种纳粹纷纷不惜千金寻求的艺术品,二战期间,甚至割下囚犯的手指,准确讲是用纳粹集中营里那些生前曾经拥有漂亮纹身的男女囚犯的皮肤,伊尔斯科赫的战前人生平淡无奇,这种极端残忍的“艺术作品”,这些都领笼罩其中的纳粹女人们格外陶醉迷离,竟然是用人皮,也许只是因为和平文明的环境下,就是有着“布痕瓦尔德女野兽”之称的伊尔斯科赫。透过它灯光变得像夕阳一般羲和淡雅。

  如果这不算什么的话,那么像希特勒一样,一直自诩具有艺术细胞的伊尔斯科赫,在这里有了一项载人史册的“专利发明”,她喜欢挑选那些年轻、肤白、并且拥有漂亮纹身的男性囚徒,碍于丈夫情面,她不至于把他们沦为自己的性奴隶,但她用更加变态的虐待带给自己“享受”,她要活剥这些可怜的牺牲物!

  喜欢拥有一种非常具有诡异色彩的“艺术”品灯罩,是连日本人也想不到的(或许也有)。把他们的美丽皮肤,并结识嫁给她后来成为纳粹集中营长官的丈夫卡尔科赫,很能想象一个人的艺术禀赋怎样与兽性结合的如此珠联璧合!她的人生发生扭转。灯罩、钱包、皮包、手套、书籍封罩、票夹。更神秘的是空气中也似乎能嗅出男性荷尔蒙的气息,风干后作为灯的开关!灯罩上布满各种奇异花纹,自从她加入到纳粹党,制作成各种各样的“艺术品”,像宰剥小羊一样活生生剥离鞣制而成的!这种艺术品的发明人,

相关文章